<thead id="b99bj"><dl id="b99bj"></dl></thead>
<thead id="b99bj"><ruby id="b99bj"><address id="b99bj"></address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b99bj"><dl id="b99bj"></dl></var>
<var id="b99bj"></var>
<var id="b99bj"><strike id="b99bj"><progress id="b99bj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b99bj"></cite>
<var id="b99bj"><ruby id="b99bj"></ruby></var>
<menuitem id="b99bj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b99bj"><ruby id="b99bj"></ruby></menuitem> <var id="b99bj"><dl id="b99bj"></dl></var>
<var id="b99bj"><strike id="b99bj"><listing id="b99bj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b99bj"></menuitem>
<cite id="b99bj"></cite><var id="b99bj"></var>
媒體報道
當前位置: 首頁  資訊中心  媒體報道  正文
從濯濯童山到草木蔥蘢——大寶山礦區的復綠計劃
時間:2018-10-16    來源:南方日報 郁石

 

 

穿過南嶺巍峨的重山,海拔近千米處,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對比鮮明的景象:近處,波斯菊和格?;ㄕ谂?,刺槐和馬尾松已長到齊腰;視線遠端,一片茸綠覆蓋紅褐色的山坡,并隨著平整的土壤伸向遠方。這是廣東省大寶山礦業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大寶山礦業”)的礦山復綠項目。

    自1966年建礦以來,數十年的開采使礦區植被不斷退化,周邊地區土壤酸化、水體重金屬超標、水土流失,既給礦區造成了污染,也給礦山安全生產帶來隱患。

    大寶山礦業下決心要讓礦山復綠。今年2月以來,通過一系列水土保持技術,在大寶山及新山礦區,大山的第一茬“頭發”已經長了出來。這些有益的實踐,給礦山生態問題的解決帶來了絲絲曙光。

    ●南方日報記者 邵一弘 郁石

    赭石色的終了期

    時值夏秋之交,南嶺本應草木蔥蘢,但記者乘車進入大寶山位于韶關曲江沙溪鎮的礦區時,映入眼簾的卻是裸露的土壤,呈現著不健康的赭石色——這是我國南方高硫高酸土壤的特征。

    大寶山是露天礦場,采礦直接在地表進行。隨著開采工作推進,植被從山頂被逐層向下剝離,土壤也被一層層推平,露在山體之外,形成類似梯田的階梯狀山坡。最終,當開采到底部時,山上的植被已被破壞殆盡,目之所及,只有大片裸露的土壤,紅褐的色調讓人聯想起火星表面。

    資源開采完畢,礦山的生命走向終結,業界稱之為“礦山終了”。經濟價值終了,麻煩卻剛剛開始。失去植被保護后,山體失去了保水能力,隨之而來的是土壤酸化、重金屬超標和水體濁度高三大頑疾,令所有礦業企業頭疼。而對于大寶山而言,污水一旦失守,還會危及飲用水源。

    被“薅”禿的礦山還能自己長樹嗎?很難。一方面,大寶山所處的位置多為喀斯特地貌,且是高硫地區,土壤非常容易酸化;另一方面,人為剝離植被后,土壤極度貧瘠,有機物含量幾乎為0。兩個因素結合,使礦區的土壤條件不適合絕大多數植物生根發芽?!?0—50年都難以自然復綠的礦山十分常見?!贝髮毶降V業環境管理部負責人陳偉生告訴記者。

    為了治理土壤污染,大寶山礦業也作出了一些嘗試。在開采中的礦山,伴隨“梯田”自上而下復種植物,沿著山路也修建了分離清水、收集污水的清污分流溝?!伴L期以來,大寶山的開采一直比較規范,地表水可以直接排走,但是新山的酸水沉積之后帶出的重金屬,十分麻煩?!标悅ドf。

    民窿造成空山酸涌

    讓陳偉生和大寶山發愁的“酸水”,來自民窿涌水。

    民窿是私人采礦留下的礦洞。私采礦探到礦藏后,會在山體上打洞,寬、高不到1米的甬道簡單加固后直接通向礦包,小礦車通過民窿,把打碎的礦石從山里“掏”出來。與大寶山一山之隔的新山礦區里,上世紀80年代至本世紀初留下的民窿星羅棋布,山路上幾乎每隔100米就能看到一個。

    陳偉生介紹,高峰期時,新山有超過119眼民窿和20多個非法選礦廠同時開工。這些私人礦場,幾年就挖空了新山中價值幾億元的鉛鋅礦,無序開采更給后續的污染治理留下了許多麻煩。民窿打了多深?通往何處?里面有什么?現在已經難以探明,但滲水卻能準確找到適合它們聚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地表水將土壤中富含的硫和酸性物質帶入山體內,在廢棄的民窿中沉積,礦洞中重金屬被酸水活化,再流出時就變成pH值達到2、富含鉛鎘等離子的重金屬溶液,從不計其數的民窿中汩汩流出。陳偉生介紹,枯水期80%的污水都來源于民窿涌水,豐水期甚至會形成山洪。記者走訪大寶山時恰逢雨天,計劃上山的道路竟被民窿涌水沖斷,不得不取道其他路線。

    十余年時間,民窿涌水在新山留下了一道道溝壑。山體的泥沙被帶到下游,大大增加了大寶山的環境治理難度。陳偉生憂心忡忡地告訴記者:“我們早早建設了容積1250萬立方米的攔泥庫,原本設計使用壽命為60年,但是不到20年就淤滿了?!?/P>

    攔泥庫早早被填滿后,2015年至2016年,大寶山礦業又建設了日處理能力總共達6萬立方米的兩座污水處理廠,污水處理技術具備國際先進水平。礦山污水的處理費用極其昂貴——僅去年,這項費用就高達3600萬元。

    “要是像普通山一樣,表面有健康的植被和土壤,就不用擔心沉積和涌水了?!标悅ドf。大寶山礦業也意識到,要給民窿水“治本”,關鍵還在于治土。

    問題還是回到了光禿禿的礦山上。山中豐富的礦藏,曾讓大寶山的銅產量位居全省第一,但現在,每一捧酸土都是大寶山的包袱。

    從厭氧菌到森林

    “我們希望實實在在地、徹底地復綠?!标悅ド嬖V記者,大寶山礦業也曾試著播下一些松樹種子,但因為土壤酸度過高,松樹根本無法發芽。土壤產酸問題怎樣才能徹底解決?大寶山找到了廣東桃林生態環境有限公司總經理吳建強。

    吳建強是一名經驗豐富的礦山復綠專家,此前,他已在江西德興等地為許多礦山復綠。但一番調查后,吳建強坦言,大寶山新山礦區的情況比其他地區更棘手:“一方面,新山礦區許多山體坡面很陡,只要一下雨,改良的土壤容易被地表水沖走;另一方面,新山礦區土壤酸度較高,就算上層土壤被中和,土中的嗜氧微生物也會繼續作用,造成新一輪的酸化。這個過程比自然氧化快上萬倍?!?/P>

    要讓礦山復綠,以往常用覆土法和隔離法,或另尋新土掩蓋酸土,或在地下鋪膜隔離產酸層。無論哪一種,都要在以千畝計的山坡上剝下幾十厘米厚的土壤,費時費力。而且,由于酸土問題沒有解決,復綠的“假發”只能堅持3—5年。這些方法很快被吳建強和他的團隊否決,他們轉而采用更便宜、效果更好的原位改良法?!霸烈浦卜ǔ杀炯s為300元/畝,而原位改良法的中標價僅為每畝100元?!眳墙◤娊榻B。

    如何原位改良不斷產酸的土壤?桃林生態公司決定從看不見的地方入手。今年2月底項目正式開始后,吳建強和團隊首先平整了山體的陡坡,緩解土壤流失,隨后在土中引入產酸嗜氧菌的“敵人”——厭氧菌,抑制微生物產酸,并定期測量土壤pH值。

    微生物們看不見的“戰斗”逐漸有了成果。到4月份,土壤pH值從2恢復到4左右時,第一批“先鋒植物”進駐荒山。這些植物以格?;?、波斯菊等對環境要求不高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和灌木為主。8月初記者走訪大寶山時,1400畝的山坡上,約1/3已經被這些植物覆蓋?!澳壳跋蠕h植物已經初步具備固土能力,就算下雨,修復好的土壤也不容易被沖走了?!眳墙◤娬f。

    不僅長得快,死得快也是先鋒植物的優勢。一年生植物迅速凋零死亡,給“后來者”騰出生長空間的同時,還留下一層富含養分的腐殖質,礦山土壤缺乏營養的問題也得到初步解決?!巴恋膯栴}解決后,接下來我們將種植刺槐、馬尾松等喬木,通過幾輪生態循環,讓植物真正在山上‘安家’?!碧伊稚鷳B的工作人員介紹。

    但是,人工栽培的植被還是有退化的風險。為了還原大山原有的生態,桃林生態通過種子庫技術,模擬出山區“原土”中的種子結構,并重新移植到礦山上?!俺醮谓槿?個物種,一段時間后會增長到40種左右,再經過幾年演替,最終留下7種左右的主要原生態植物,原本的植物多樣性就恢復完成了?!眳墙◤娊榻B。

    現在,微生物的“戰斗”還在繼續,先鋒植物已經沖進戰場,但土壤污染治理的“戰役”才剛剛開始。

    “我們做的不是兩三年、三五年就退化的‘復綠’,要是10年后的新山還能綠下去,我們才算成功?!标悅ドf。

    “這里的植被將從小草變成灌木,再變成喬木,最后回到最初的樣子?!眳墙◤娭赶蜻h方,云氣繚繞中,是南嶺群山深黛的秀色。

    “20年后,我們的腳下也將變成這樣的森林?!?/P>

上一條: 大寶山的“火星”復綠魔法 下一條: 改革開放40年 | 大寶山礦的綠色回歸

關于寶山  |  加入寶山  |  隱私保護  |  社會責任  |  聯系我們
玩彩票秒速赛车技巧